字节裁员:应届生的大厂梦,碎了一地

“字节裁员”再次登上微博热搜。

近日,字节被曝温州本地直营中心撤城裁员,游戏业务ohayoo包括应届生在内的大量员工也被裁了,实行N+1赔付。

10月19日,字节跳动hr相关负责人承认,裁员信息属实,系公司正常业务调整。

两个月前,因“双减”政策落地,字节教育业务被迫进行大批量裁员,旗下大力教育管理团队发布公告,“今天的离别是为了更好的未来”,教育裁员实行N+2赔付。

此前,字节一直处于快速扩招状态,光是2020年,字节跳动的员工总数就从6万蹿到10万。这样大规模地招兵买马,注定会使团队变得庞大而臃肿,出于精简人员考虑,此次大面积裁员其实也不奇怪。

1 温州撤城

“温州都裁完了”,某字节员工在职场APP上大呼。

10月12日,字节将温州本地直营中心火线撤城。据知情人士透露:“除了十来人的本地生活业务团队被保留负责善后外,其余100多人被限令2天内办理完离职手续”。

为迅速推广自己的商业模式,字节在重点省市设立20多个本地直营中心,负责当地抖音、头条等热门字节系App的广告销售业务,并分出KA(全国大客户)、LA(本地大客户)和SMB(中小客户)三条业务线,对不同体量的客户进行推广。

直营中心的业务集体向本地生活倾斜,这些商业化团队,一度成为字节体系下扩张最快、人数最多的团队。 大量的人员流入,并没有给带来多少收益,反而导致团队愈发臃肿,字节的这一系列动作显然不算成功。

据豹变报道,去年年底开始,字节跳动对商业化团队进行了一系列组织架构、业务范围调整。其中温州本地直营中心最赚钱的电商业务被拿掉,交给了大众消费业务线,导致本地直营中心的业绩颓势,最终率先撤城裁员。

甚至还有人说:“没想到公司的消息竟然要靠外部媒体才能得知”。

如今,抖音商业化模式逐渐明晰,随着自主投放工具抖加与千川日渐成熟,市场上培育出大量可以自运营的个体商户、代运营公司、MCN机构。 广告销售业务无需再像从前那般,依赖不怎么赚钱的本地直营中心进行推广。

今年2月份以来,抖音同城页出现团购功能,业务范围涵盖餐饮、酒店民宿等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抖音进行点餐、订酒店。字节对本地生活的野心虽从未停止,但已然不需要本地直营中心进行原始开荒了。商业化团队的历史使命基本完成,人员结构优化势在必行。

2 应届生“团灭”

与此同时,字节的游戏业务也受到波及。

10月19日下午,有知乎用户自称是字节跳动游戏部门ohayoo的21届应届生员工,在技术研发部门,刚刚被裁。该用户提到,其部门二三十个应届生都被裁了,补偿N+1。

无独有偶,另一名知乎用户说,刚入职字节游戏部门3个月,国庆后突然被约谈,说试用期成绩不达标,被裁已成定局。

应届生们怀揣着梦想进入大厂,不料惨遭团灭。没了应届生的身份,走社招又太嫩,这种降维打击被网友称为“卸磨杀驴”。裁掉一两名能力不行的应届生,属于正常范畴,但裁掉全部的应届生,实属缺德。

年轻高薪是互联网从业人员的普遍特征,因为他们更有拼劲、更有耐力、更抗造,这也是很多企业把年龄限制在35岁的原因。据脉脉研究院统计,大厂平均年龄普遍在30岁左右,其中拼多多和字节平均年龄更是低至27岁。27岁相当于一个刚工作两三年的硕士毕业生,而一些互联网企业为了吸引更多年轻人,愿意给予本科应届毕业生的月薪,就高达3万元,甚至开出14薪、16薪的优待。

回过头来看游戏业务本身,字节游戏大体可以分为两大板块,一块是代理游戏,由商业化团队负责;另一块是自研游戏,由战略团队负责。ohayoo是字节跳动自研的休闲游戏平台,截至2020年底,发行休闲游戏超过150款,累计下载量超6亿,月活跃用户数超8000万,成绩十分亮眼。

但今年8月负责人徐培翔因个人原因离职后,该业务重新划分,原商务、市场、发行运营、产品合并到发行部门。再加上大环境影响,所有游戏必须接入防沉迷系统,导致未成年用户每周游戏时间有限。 休闲游戏的黏性远不如王者荣耀这样的MOBA重度游戏,实名制又制造了用户门槛,自研游戏这条路充满了不确定性。

从此次裁员来看,字节高层似乎更倾向于风险没那么高的游戏代理。

3 大厂裁员潮未退

裁员潮远不止于字节,这两年,年末裁员几乎是所有互联网企业的惯例。

从2018年底开始,阿里、华为等大厂“停止社招”的新闻,频频出现在报道中,震荡整个互联网行业的裁员潮在2019年初正式袭来。

企业裁员的消息一个接一个,瓜子二手车大裁员50%;OYO已经裁员100人;水滴筹裁员新员工不给补偿;去哪儿花式裁员应届生……而公司们或称没有裁员,或称末位淘汰、正常调整。

这股裁员潮仍在持续发酵。今年10月11日,有消息称,贝壳找房上海团队裁撤200人,其中研发团队被裁光。除上海外,裁员在杭州、成都、厦门等地均正发生。由于政策收紧等环境因素,房产中介行业迎来寒冬,此前盲目扩张导致的产能过剩,加上竞争对手环伺,导致贝壳无奈裁员。

曾几何时,互联网行业还是炙手可热的风口,资金倾注、人员蜂拥,许多公司开始大肆招兵买马、盲目跑马圈地,整个行业呈野蛮生长状态。 字节惯用的人海招聘加跑马战术,是当时互联网企业的惯用招数,在年初时用高薪高待遇吸引人才拉起一大帮人,以期集中优势一举攻破一个新赛道,但是发现到了年底不行,就迅速收缩,根本不会影响公司核心业务。

互联网企业高举高打是常态,如果做不起来,溃散也很快。以字节为例,大张旗鼓进军某个领域,从锤子手机到大力教育,从本地直营中心到ohayoo游戏,字节永远都在及时止损。及时割掉坏肉于公司而言,是正确的选择,但对于员工来说,却是无妄之灾。

一次又一次的裁员潮,从侧面表面互联网人口红利正在褪去,获客成本走高,大部分企业的核心广告业务收入萎缩。 行业转冷之后,很多企业只能再次寻找新的突破口,而每一次试错的结果都是裁员。

图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您好,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
153 2806 7673